君西

http://weibo.com/feelwarmer
关注微博更多精彩

有牵挂其实不是一件很逊的事

我其实也不知道这一张要写什么。
大概每次临睡前总有些碎碎念吧。

没有特别深刻的道理,今天刚看完穿Prada的女王,很喜欢安妮,也很喜欢梅姨,发现了吉娘娘也看见了海妈。
年纪稍稍长了便喜欢怀旧,去年四处翻找看老版神奇四侠,看公主日记,看乱世佳人,看魂断蓝桥,蒂凡尼的早餐还有罗马假日……也不知道自己看了个啥,也许就是干干地看看那些美得相思入梦的旧时佳人,也许只是因为迷茫,也许只是因为还有所待,因为对未来有所期待所以敢这么放肆地消磨。

“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
诗词与常人喜欢李白苏轼陆游或是陶渊明不同,我颇爱重白居易和辛弃疾。白居易自然是《琵琶行》,当年还写过一篇续,文笔青涩,至今不敢重翻,怕惹得自己发笑。“梦啼妆泪红阑干”,夜中带妆入睡已是一番清苦,究竟又是怎样的难言才能让一个阅尽千帆的人不顾形象地宁可大哭也说不出来的委折?那句“钿头银篦击节碎”,似极了《长恨歌》里“ 花钿委地无人收,翠翘金雀玉搔头 ”,淡淡的,就是绵绵不绝,惹人怅思,惶惶不可终日。
辛弃疾却是一大矛盾,能写“楚天千里清秋”,又信言“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偏偏还能写尽阑珊之下望见旧人的深情。
纳兰词里一句“雨晴篱菊初香,人言已是重阳”,押韵押得恰恰好。朴质,却珍贵;简真,却温暖。就像一个沉溺于书房的士子,推开房门,雨净天涤,黄菊在篱笆下含情莫语,只有淡淡花香,问道旁人,重阳时节已过,便是暗恨自己,读书读到痴处,一眨眼,竟连携友登高插茱萸的约定都忘了。恨归恨,还是闭门,不见世人,依然放浪书中云崖,转眼便又不知今夕是何夕了。
诗词真美。

——
我其实是一个很闭门造车的人,什么事都喜欢先自己来一遍,看书是,写什么东西也是。不喜欢经历被人指手画脚,我可以不去爱,但我一定要去自己亲自用指尖触碰。
有一段时间很想喝点酒,但没有贪杯,就是默默倒了一杯,在人群喧嚷处一个人自己酌,别人的话左耳近右耳出,任着酒气带我上到九霄云外,带我远至千里之遥。什么是真正的老去,什么又是真正的放过,什么是你,什么是我,什么是我们,我们存在,到底为了什么,我们一切的动作,都是为了什么,我们一切不合时宜的愁绪,一切幻想逃离的念头,究竟是还有多久才会结束。

厌世,大概也是因为得不到安全感吧。

评论

© 君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