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懒
http://weibo.com/feelwarmer
关注微博更多精彩

【百合/Wondercat】Destiny&Spirit①

话说在前头:
第一次更这种文,内心略略紧张
因为超喜欢猫女露骨的魅惑也喜欢神奇女侠这样干净利落的女战士风格,本来想浅尝辄止的【参见DC拉面店那篇】,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嗯如果还有什么要说的,大概就是文笔有点差,高三狗有点不守时,不太会写车船,嗯偶尔随机掉落cp,应该不怎么雷点那种,希望各位海涵。
初次更文,敬请原谅,如果有不妥,不吝斧正。

——开始——

楔子
哥谭。
深巷传来激烈的打斗声,血流肆意,月光如笙,奏响于这深蓝色的夜晚。随着几声哀嚎,沉醉于血泊中的滥杀令空气中莫名染上一阵诡异而恶心的味道。
“好啊,不想死的就过来!”
Diana左手提起一只小物事,一使劲儿就在旁边的墙上形成一摊恶心的肉泥,皮毛混杂着赤褐色的血,苍蝇连忙凑上前,却让人辨别不出来这原本竟是一只窸窣着门牙咄咄逼人的老鼠。然而即使是Diana这样的半神,也无法招架这越来越多的老鼠,她逐渐力不从心,空气中蒸发的腥味刺激着她的神经,勉强驱散了她的倦意,然而这似乎无边无际的杀戮足以令人麻木不仁。
这时,头顶传来一阵低沉的枪响,不偏不倚,刚好正中一只即将扑到Diana大腿上的老鼠,一时间脑浆四溅。
Diana抬头一看,先是一支格洛克17和黑洞洞的消音管,紧接着便是一身俊俏的皮相和干净利落的黑色紧身衣。
“谢谢你!”
Diana说,转头继续战斗。
屋顶上那个人收起手枪放在面具下从红唇轻呼一口气,吹走了白烟,一只手撑着房檐一边翘起二郎腿,淡淡说道:“不用谢。”
奇怪,那一枪以后这些发疯的老鼠好像突然听到了什么指令一样,原本是往Diana这儿冲的,陡然间调转个头纷纷往下水道逃,没一会儿就连最后一只也消失在下水道口。Diana一只活的也没抓到。
她皱了皱眉,心下道奇。
这时头顶上方有人说:“对于变异老鼠来说,枪声就像地下赌场的警察。”
Diana收起剑:“你怎么知道?”
那人不屑地哼了一身,从房顶上跳下来:“Secret.”
“OK,I will keep it.”
“Thank you,Diana.”
正在采集现场遗留血迹的Diana一愣。
“你认识我。”
她没有用疑问句,而是一句陈述句。
“不巧,听一个不合时宜的人说过。夜深了,你也该回家睡觉了。别过,再见。”
Diana回过头时,哪里还有什么人影。只是墙上有一个剐蹭过的痕迹,似乎刚才有人靠在这里一样,Diana看了一下,觉得刚好能看到自己刚刚扫血迹时的脸,她将手覆上去,眉毛再次皱紧……

“真是个呆子!”
站在远处高楼阴影中的人魅惑地牵起朱唇,俄而重新压好面具,纵身一跃,人们只能听到她如猫一般的轻吟。
“开始吧,这精彩的夜晚……”

chapter 1
再次遇见这位神秘人,是在“OSIC”。
Diana举着果酒穿梭于人群之中,周围人纷纷向这位不具名的优雅女士行注目礼。的确,这一身丝绒手工的枣红色修身鱼尾裙,加上完美得没有一丝多余赘肉的身材,最重要的还数那张高贵典雅如谪仙的面貌,单单是那一双疏离而不失魅力的双眸就可以倾倒众生,足以让她无论走到哪里哪里就是人群的焦点。
可惜这么个尤物美而不自知,不肯在人堆中多停留哪怕再多一刻。
“她到底在找什么?怎么就不能停下来喝一杯桑葚酒呢?”
人群中一定有人发出过这样的声音,不然Diana怎么会听见呢?
她不做任何反应。
因为她在找人。
几乎可以确定,那个人就是她那天晚上的神秘人,她也来了这个宴会,百分百是那个人,在停车场她就看见了那个人朝着守门的笑笑,顺利进入宴会现场,于是急忙冲出来,果然等她好歹挤进去,什么也看不着了。
Bruce端着一杯红酒,从顶楼的塔层下来,第一眼便注意到四下鲜少见如织梭般在人群中穿行的Diana。
这场宴会是他办的,Wayne集团历来有些无聊的酒会。
“奇了怪了,Diana怎么了?”
他致电阿福,阿福报告说:“少爷,似乎是在找什么东西或者什么人。对了少爷,似乎Selina今天也来了。”
Bruce想起这个神出鬼没的女人只感觉一阵没来由的诡异:“哦我的天,她怎么来了,她平素不是最讨厌这种觥筹交错的地方吗。”
阿福也不太知道,只好说:“那就只能保佑别出什么乱子了。”
这边厢Wayne少爷在连线蝙蝠洞,那边的Diana几乎里里外外在宴会场寻过三次,翻了个底朝天,可还是没有见到那个人。
Diana自嘲道,不就是一个人吗,怎么光天化日之下还能凭空消失了不成。有那么些时候,她真是很佩服自己几十年如一日的执着,刨根问底,不得出个结果来绝不罢休的志气。
偏偏宴会进入了跳舞的阶段。
身边一个长得还算高大的男人过来伸手邀请她,实际却挡住了她往前的路。她没有公然拒绝,而是把手掌轻轻放在那人掌心,嫣然一笑,飘入舞池,如春水撩动波纹,迷酒飘出绵香,直教人心都要化了去。只可惜她这副模样自己却看不着,白白便宜了旁边那些看客,倒也是一大憾事。
这人跳舞技巧虽很好,但Diana心不在焉。也是,她这一生关于跳舞这件事最浪漫最美好的记忆,大概都留在了一百年前吧,那个启蒙爱情而又将爱情残忍封印的夜晚。
Diana倦了,第一支曲子刚结束就一推身便滑出了那人怀抱,脸上表情还保持那种恰到好处的礼貌时,突然被人从后拍了一下肩膀。
“在这里见到你真是让人感到意外呢。”
Diana连忙转过头,于是那张神秘又带着那么一点玩世不恭的“面具”终于在万万人海中主动找到了她。

“是你?”
“正是贫僧。”
“⊙∀⊙!”
“出家人不打诳语。”
#呸呸呸,我乱写的

【言归正传】
琉璃酒杯磕了一下呆愣Diana的杯沿,只说:“又见到你了,最近过得怎么样?”
被那一声清脆的敲击声击穿心灵,Diana感觉有什么东西从左心房贯穿,她只能稳住心神,晃了晃手中深红色的酒杯,将桑葚酒一饮而尽:“还不赖,你呢?”
Selina耸耸肩,我也不赖啊。
Diana于是问:“你认识Bruce?”
Selina决定不回答Diana这个傻气的问题。
Diana索性也不绕弯子了,直截了当地说:“那天晚上,你怎么会认识我?”
Selina双手环着胸,淡淡挑起眼角只是打量着,Diana毫无来由感到一股压迫感,良久对面那人红唇才微微动了:“机缘巧合,况且,我也一向很喜欢和艺术家交往。”
施莱德辛的交响乐响起,Selina手突然过来揽起Diana,一个交叉步滑入舞池。
Diana懵了一下:“?”
“专心点美丽的女士,我可是很少主动邀请人跳舞。”
Selina笑得极奇肆意,弯弯的眉角泻出一点闪光的路径,晃了Diana一脸,偏偏她说这话的时候那张绝美的脸是抬起来的,Diana刚好就看不见她那副极度幼稚得逞的表情。
“那你平时和谁跳舞?”Diana被一只手不轻不重地牵着,几乎完全就是被Selina带着一起在舞池中旋转。她这才注意Selina今天穿的是一件黑色的低胸镂空腰封皮裙,脖子上空落落的,却别有风韵地展现了Selina近乎完美的天鹅颈,孤独却并不慌张,有恃无恐,就像Selina本人一样。
“是在我跳的不好吗?”
“还不赖。”
“可惜这几年陪我跳舞只有几只老鼠,要么跳的太差,要么太过穷追不舍。我觉得呀,找伴舞这件事就像赌石头一样,只有开出来了才知道好坏。”
“深有同感。”
Diana微微点点头,因为一旦她太大幅度,就会磕在Selina的锁骨上。
一个转身回怀,第一乐章结束。
“这么看来,你的华尔兹还不赖,那你的伴舞又是谁?”
Diana愣了一下,Selina只能看见她低垂的头形成的阴影下她轻轻啃了一下嘴唇:“他,早死了。”
“抱歉。人死不能复生。”

从楼梯上下来的Bruce刚好就看到这一幕,平日严肃高冷的Wonder Woman肩头上居然趴着个人,不,准确来讲,那儿趴着一只猫。两个人一红一黑相得益彰,猫儿时而在女神肩上打个哈欠,时而与女神咬耳,一个眼神惬意慵懒而另一个则是高贵优雅地任着趴。
很配嘛,嗯哼。
钟声敲响,夜里九点。
Diana始终没从Selina嘴里问出话来,所有的交际技巧都被Selina的巧舌如簧躲开了,于是比平时多待了一会儿,但终究还是要走。
她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有一种天生的魅力,和她本人不一样的地方,是这种魅力带着一种危险的气味,却又让人忍不住投身沉湎,
“今天很高兴,可我要走了,下次再见。”
“哦,有家真好。但可怜的小猫儿还在找一个栖身的地方。”
Selina撅着小嘴儿,Diana却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
“你不介意我很你一起睡吧,美丽的女士?”Selina干脆做出更露骨的要求来。
Diana愣了,一时竟找不到拒绝的话语:“……可,可以。”
“谢谢亲爱的,不得不说,你真是像极那些神话故事里的女神,这张脸长得像,品格也像,一样的好心肠同情一只无家可归的小猫。”
旁边走过一个侍应生,Selina熟手一般抬手从他的托盘顺了一支白兰地,就在她往杯子里倒酒的时候,Diana发言问她:“你叫什么?”
“我以为你应该更早一点问这个问题的,比如刚才在那个露台,比如更早我们跳舞的时候。”Selina说这话的时候显然没有停下倒酒的动作。
“Er?”
“所以你现在问这个问题,我才不会回答你我是Selina这个答案。嗯,没错,就是这个意思。”
“Selina,”Diana细细轻嚼了一遍这个名字,“真是个好名字。”
Selina撩撩头发,放下白兰地,说:“还是可惜,不然就能叫你'nana'了。”
“你可以叫我'Danny'。”
“那你不如叫我'Jack'好了。”①
Diana轻轻一笑,这时镶嵌在耳廓一周通话耳钉一震,原来是在外面等候多时的司机打来的。
她看着Selina,发现Selina也在看着她,眼神里没有询问,就好像早就笃定她会带她回家一样。

“不介意一起走吧。”
“走吧,我的猫儿。”

*①来自穿普拉达的女王

 
评论
热度(16)
© 君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