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懒
http://weibo.com/feelwarmer
关注微博更多精彩

【学霸组·乱炖高三】学霸的二三情事

ooc预警!
被撩了出脑洞大开!
该死的污力不足!
全是假的,假的,废克废克!
全篇都是假话。
你们别信。
信了也不怪我。

不过有什么对离高考137天的学废说——
二模,您自求多福吧ಥ≜ಥ


天知道那个人为什么今天没跑步。
阿辙骑着单车在校道上出神地兜了一圈又一圈,直到第五圈的时候才想起来,是哦,要买个早餐,还要回去学习。
他心里合计了一下,生物写完了吗?没有。物理改了吗?不需要的,老子是学霸,学霸有学霸的尊严,尊严就是不改试卷。
泊好车,看着天边上一点赤霞珠。

——酒好喝吗?
——去,去你的……
——哼。

南方总是那么阴冷,阿辙紧了紧外套,接过阿姨手中的包子,半冷不热,疾步走出食堂,却和另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啊,肥T。”
阿辙点点头,迅速擦过那人旁边。却没有看到那个人脸上一瞬间闪过的异样。
再次跨上车,向教学楼驶去。


人陆陆续续零零星星回来了。
路上见到几个认识的,和他打招呼,无一例外都是:“老大,这么晚啊。”
“是啊是啊是啊。”
“那,早安。”
“早上好。”
他拢紧了外套。
耳边飘来空气中的闲言碎语:“连他都穿外套了,现在天气是有够冷的了。”
他权当没听见,自顾自地往前走。
红色的倒数灯牌映着他脸是红的,他进厕所洗了手,抬眼看见镜子里的自己,一瞬间居然和几个月前一个夜晚重合——

人头马……
沙发……
红丝绒地摊……

这些不都是早该忘掉的事了吗?

他擂了一下脑袋。还没完了是吧。
捧一阙清水,浣洗满身蹂尘,汗珠落下,打湿了衣衫。
他扯了扯衣服,不知为什么又开始走神,余光却被一道白影吓到。
隔壁班的呀……
他匆匆离去。

“老大刚刚怎么好像被我吓到了?”


坐下来,人还没几个。
做了一会儿会儿作业,几个人推门进来。
“我就说嘛,怎么可能,冯邱莹和叶辉怎么可能在一起。”
“叶辉和谁在一起都有可能,但是冯邱莹?算了算了,你戳瞎我眼睛好了。”
“算了算了,不说了不说了。哎,这么早啊熹哥,稀事儿哦!”
正写着作业的袁熹头也不抬:“回来学习,你们也不晚啊。”
以为就此安静时,一个放下书包的女生突然说:“熹哥怎么不说话,难道刚刚发春肖想日本女优脱衣舞了?”接着便是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耿直的袁熹翻了个白眼:“喂。”
接着他脑内了一下脱衣舞,感觉其实也不赖。
“难怪那么多人喜欢脱衣舞娘,很性感嗯哼。”外人看来,袁熹只不过笔尖顿了一下,他的神色……
“熹哥你脸好红啊!”
袁熹摸了一把自己的脸,好像是有点烫。
“天气热罢了。”
“怎么会,”一个女生摊开书本,“我刚刚还见到老大穿了件长袖呢。今天是真的冷。”
“今天娟姐就不会叨叨老大了。”
“可喜可贺。”

然而袁熹只是在出神:
你回来了。
嘴角牵起,低头将笑容藏进阴影。


一个上午,风平浪静。
老大几乎每节课都去找老师问问题,任谁想拦都拦不住。
第三节课的时候,一个脸很生的女生站在门口。
“请问赵,闻,珂,师兄在吗?有他的信。”
好心的男生向班里张望,喊到:“赵闻珂!赵闻珂!有你的信!”
一个长相清秀男生抬起头来,推开桌子,走向门口。
“是赵闻珂师兄吗?”
刚端着杯水回来的伍曦从背后搂过赵闻珂:“没错,是我儿子。”
赵闻珂拿拳头轻击了一下伍曦的胸:“去你的,别吓着人家师妹。”
显然伍曦并不在意,挑了挑眉,手从赵闻珂腰间划过。
这个动作代表“今晚你小心”,赵闻珂懂。
师妹一愣,赵闻珂手已经过来了。她慌慌张张地递上,问:“是本人吗?”
“嗯。麻烦你了。”
赵闻珂露出了招牌笑容,师妹被闪瞎。
“那师兄再见。”
师妹捂脸跑了。

“又在调戏师妹。”
赵闻珂耸肩摊手,表示这不怪我,要怪就怪我长得太帅的那张脸。
阿辙捏了捏他腰上的肉,凑到他耳朵边上说:“最近骚的呀。”
赵闻珂微微脸红。
远处在听语文老师讲题目的人背影一僵。


体育课。
老师念着一班人高三了,让他们跑了一圈步就自由活动了。
他一个人走在校道上,跑过一个女生叫住了他:“老大怎么不去打球啊。”
他只好含含糊糊地应:“感冒了。”
“怎么连你也中招了?难怪今早没跑步。”女生若有所思,加快脚步从他身边擦过。
刚好走过休闲区的阿辙眉头一皱,刚想把他叫过来,远处肥T大声喊:“阿辙,五缺一,打球哇!”
“知道了,大声公!”
阿辙回身,哪还有那个人的身影。

他又是一个人去了卫生间,在镜子面前撩开了衣服,尼龙布下露出点点红痕。他还隐约记得有个人说这想不想有人在他身上撒了一筐子玫瑰花瓣,另一个人在旁边说这一句话用词不对,用“筐”太不文雅,说“篮”怎么样,还有一点中世纪英国中产阶级的气味。
再接下来,就有点……
“总不可能遮一天吧。”
“——还是你想接下来再遮一个星期?”
“我cnm的袁熹……”
“错了错了,是要你比较符合参考答案。”
“你……”

【首次开车,车技辣鸡,你们随意。(以下省略八千字)】

完事后,袁熹给他拉上裤子。两腿之间流出白色的液体,袁熹大手顺便摸了一把,凑到他嘴边,他偏过头,袁熹就坏笑地收回来自顾自地吮吸起来。
“哦,真是让人忍不住继续品尝你的滋味。”
他冷冷地说:“收起你的翻译腔,我讨厌不中不洋的感觉。”
“会让你觉得是个外国人在和你搞?”
“去你的。”
“别了,我要去了,你就少一个人共度良宵,你当真舍得?”
除了成绩以外在袁熹面前他哪一项都不占优,只好甘拜下风:“行行行,您就是林黛玉。”
袁熹邪魅一笑。
“那你是贾宝玉,这个贾宝玉也太弱了吧?这种性转我可只在不知名小网站看过,你还真是个XX的男孩啊。”
“我不是女孩,”他站起来,“还有,我讨厌你的形容。”
然后就走了出去。

“你是我的男孩。”

——【应该是】end——

没人能认出我。
谢谢。
嘻嘻。

 
评论(7)
热度(1)
© 君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