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懒
http://weibo.com/feelwarmer
关注微博更多精彩

【盾铁】王朝旧事(AU)

超级英雄成为皇室【?】AU

灵感来源MCU世界,电影及复联三预告片
一篇完全中二病发作时写的。
初次写文,手感辣鸡,ooc预警!

ps.中间一些情节经过改动,尽量贴时间轴了。人名是瞎起的,情节瞎凑的,人物瞎想的,各位阅读愉快。

————
蓝帝的沉睡咒语是七十年前一个红色夜叉下的。
也就是说,蓝帝已经睡了七十多年了。
七十年里,世界上只剩下蓝帝的传说而不见蓝帝其人。世人道蓝帝是征战多年厌倦繁华归隐山林去了,没人知道他在哪。
这话对了一半,确实没人知道蓝帝在哪。但皇族一脉都有一个心照不宣的秘密,当年为了王朝亲征沙场,枪林弹雨,出生入死的蓝帝,多半是在最后一战和红色夜叉同归于尽,殒落于极寒之域,那个鲜少人涉足的地方。
所有人都喜欢蓝帝,喜欢他的笑容,他的无畏,他的天生王者风范。他去了七十年,依然有人怀念他,各种纪念馆如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
就在七十年后,红帝将蓝帝解封了出来。
说来也巧,蓝帝沉睡的地方在一伙人囚禁红帝的附近,红帝靠手边有限的东西逃出生天,炸了恶棍的老巢却也炸出了一个蓝帝。
蓝帝苏醒后轻而易举便拆穿了精心编织的假象,在一个出人意料的地方……
皇族人低估了蓝帝的实力,高估了那道壁垒的能力。
所以皇族人没有保守好蓝帝苏醒的秘密。
为了庆祝红帝加冕,全城放了一个月的烟火。典礼上,人们再次看到了蓝帝。帝国为在战场上浴血奋战的士兵授勋,却没有一块是留给蓝帝的,新加冕的陛下想让人去准备一块最大的,然而人们只看见他抬起手又转而落下,嘴角微动转过头去。
没人知道红帝在想什么。
蓝帝走在街头,在一个小酒馆停下,要了一杯柳橙汁,坐在门外台阶上。
他看上去很是年轻,时间没有留下苍老的铭刻,不少人好奇地看着他,却没人认出这是他们的蓝帝。
忽而,天上传来几声巨响,一道红色掠影切开天穹,蓝帝迅速反应过来,到街道中间指挥反应慢了一拍的人群躲进掩体,一边注视着天上的动静。
他不像红帝那样有诸多装备,也许在某种程度上他已经落后于整个时代。但他依然是蓝帝,有些东西是不变的。七十年过去依然如此。
一个铁甲兵士飞到他面前,说:“先生,请进入掩体躲避。”
蓝帝没有离开,而是问:“需要我帮忙吗?”
“先生,请进入掩体躲避。”机器的声音片刻后重复道。
蓝帝看着铁甲兵士的眼睛,心里被什么堵了一下,但还是在片刻之后转身进入掩体。
掩体中有商人在卖咖啡,那人拦下蓝帝:“先生,来杯咖啡吗?”
蓝帝看着他的托盘,若有所思。
众人眼中,一个人将背影留给别人,逆着光朝着掩体入口跑去。
他不会再服从命令,因为那时他只是个战士。现在他将遵从自由,因为他是蓝帝。
这次的敌人很强大,几乎所有皇族都披上了战袍,蓝帝见到了他们,个个眼神中透着坚毅。蓝帝和他们一起到战场上,并肩作战。红帝让出了指挥权,所有人站成一周,握紧手中武器,相视一笑,面对强敌毫无惧色。
仿佛又回到了七十年前,皇族协力共同保卫王朝的时候。
时光荏苒,有些东西注定不再变化。
一番血战后,蓝帝和红帝送走了麻烦。
战争结束,随之而来的是一段难得的好时光。因为战争而熟络起来的蓝帝和红帝常凑在一起,兴许听蓝帝讲些红帝父亲一辈的故事,兴许听红帝手舞足蹈地描绘王国未来的宏图,有时也去鹰士家体察民情或邀请皇族中最离群索居的罗曼诺夫勋爵举办三人茶会。
勋爵很聪明,受过良好的教育,是位很好的倾听者,三人彼此信任,却也从未逾越。更多时,是勋爵靠在软榻上,蓝帝红帝在前,或争执,或玩些男孩子游戏,勋爵笑而不语,身后一月带诸星的天穹默然无声。也只有在勋爵面前,蓝帝红帝才会放下心防。
然而就如同静水之下是难测的漩涡,和平只是一时的表象。
皇族不断的扩张引来了反对者的非议。在对红帝暗杀不成后,他们找到了流落民间的前朝遗嗣,伪造了天谕,一场劫难不可避免。
与此同时,居心叵测之人利用红帝的弱点让他自乱阵脚,利用众人对蓝帝的怀疑使他被孤立,利用人性缺陷以致所有人不再互相信任,皇族内爆发了危机,反对派顺势坐大,最终,皇族内乱。
屋漏偏逢连夜雨,王国内一场浩劫使守护者们又一次披挂上阵。趁着国内仅有几个边缘皇族,反对派间接控制了国会,当负伤者归来时,等待他们的不是军功章,而是一纸冷冰冰的宪制协议。
红帝搁置了它,借口是有贵客来访。
而蓝帝,偶然找到了七十年前被红色夜叉下蛊的旧友,那人为夜叉“工作”了几十年,身上背负了无数血债,甚至参与谋杀了红帝的血亲。但对蓝帝而言,他还是七十年前正义勇敢的旧友,只是被迫做了不想做的事,这就是“真相”。
在已经失去了一个完整世界以后,他选择郑重地不签署这份协议。因为在旧友身上,他看到了“超人”为“集体意志”卖命的后果,他透过所谓繁荣,看到了旧友不幸命运的真正来源,看到了“和平”本质是“死亡”,他也清楚至少红色夜叉有什么没有说错,“这个世界不是你想的那样”。
所有的不幸,并不来源于翻天覆地变化的时代本身,而来源于,
人心。
正义不是大多数人的意志。那不能是。
正义又是什么呢?
最终,红帝为国会绑架,为民意屈服。蓝帝再次失望了。
蓝帝想起从前,从前一个有许多人环绕并且无忧无虑的时光。纵然那是战争,但那是人与人关系最坦诚朴实的年代,所有人都为王国而战,所有人都同仇敌忾,不必担心被人曲解你的目的,不必烦恼会有人阻止你奉献自我,人是可以做自己的。从那时成长起来的蓝帝所拥有的情怀,是现在任何人都感受不到的。
而现在,他看着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也看着他。
他觉得这个陌生无比,这个世界也认为他不过是个怪人。
有一个记者尖锐地问他:“当年因为信奉自由而将王国从封建解放,七十年后却将被王国重新封建。是否觉得讽刺,又是否觉得后悔。”
蓝帝看着这个记者,转而看向镜头:“抱歉,两者皆否。解放王国的不是我,是天意,想困住自由的不是制度,是人。”
红帝按下了“停止”键。
根据侍从官那天的记录,他在会客厅坐了一个下午,一言不发。
在皇族中,分成了两派,或是三派,一些人支持蓝帝,一些人支持红帝,另一些人保持中立。
而其中,鹰士离开了训练室,解甲归田,虽然他并不属于皇族,但现实已然有些容不下他。勋爵本是被公众推上台的,许多事由不得自己,况且她心中始终有许多心结,注定她无法离开。那次在战场上救回的前朝遗嗣,年岁尚小,又离不开人。况且还有新近回归皇族的蛛魁,纵然红帝也想一走了之,但他的城堡在那里,他就像被一根线缠着,割不断也甩不掉。

后来,后来红帝和蓝帝打了一架,打得不可开交,最后两败俱伤。
又是在极寒之域,蓝帝被红帝的话激怒,一盾砸坏了红帝的勋章,留下跪地的红帝,他搀着旧友离开。
即使看着有些羡慕,但红帝还是将如刀子一般伤人的话脱口而出:“留下你的盾,那是我父亲的东西。”
红帝没有看见蓝帝回头。
金属落地,一片雪花飘到了红帝的唇上。
红帝很孤独,因为这个世界上他最想被懂得的人不懂他的孤独。

再后来,又有更强大的敌人入侵王国,红帝焦头烂额时,蓝帝回归。
那场战斗是旷世的,没人数得清多少人死亡,多少人下落不明,蓝帝红帝相对,千言万语到最后,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最终因为一个意外,蓝帝和蚁君被带走,去到了一个异世空间。
那里见到了另一个红帝,又或者说是个和红帝很像的人。他说了个笑话,蓝帝笑了起来,眼眶却渐渐变红。

更后来的故事已无人知晓。兴许有一个人怀念着另一个人,怀念一段旧时光。但那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王朝已经落幕,往昔已成旧事。

end.

人物原型:
蓝帝——Steve Rogers
红色夜叉——Red Skull
红帝——Tony Stark
鹰士——Clint Barton
罗曼诺夫勋爵——Natasha Romannoff
前朝遗嗣——Wanda&Pitero
旧友——Bucky Barnes
侍从官——Jarvis
蛛魁——Peter Parker
蚁君——Scott Lang

 
评论(3)
热度(10)
© 君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