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西

http://weibo.com/feelwarmer
关注微博更多精彩

【KV·第三视角·我爱你的反射弧】

chapter 8

年幼的人们妄图用一条简单的捷径通向长大,又在终点处迷茫。

 

他要回泰国了,他的经纪人告诉他。

他只是举着报纸,点点头,没有意料之中的惊喜。

飞机要起飞了,又是新的一天。

很奇怪,他居然能在飞机上睡着,还睡得特别熟,就好像一睁眼就到了泰国,就像从没从韩国离开一样。

下了飞机,是哥哥来接他回家。

哥哥开着车穿过大街,他突然提出想去一次家庙,拜拜先祖,拜拜佛陀。于是哥哥带着这个想到哪儿就是哪儿的弟弟,去了曼谷北面的自家祠堂。

他可以有无数次的爱,但家,他只有一个。

在佛堂前忏悔了以后,他和哥哥才决定回家。

“怎么突然想着去文身了?”哥哥打着方向盘问。

他把双手枕到脑后,说:“没什么啊,想追追潮流吧,就像,就像,宰范一样。”

哥哥的眼神直视前方,后视镜上挂的小玉佩铃铃铛铛地响,一坠一坠地晃来晃去。

“每次你说‘没什么’的时候我就知道肯定有什么。Khun啊,感情这种事,你挂心一日它便加重一分,留在心里越久就越扯着心疼。所以啊,早点放手做不到的话,现在就是最好的时候。”

他坐在后排没有说话,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一样。

慈祥平和的哥哥叹了口气,这个弟弟,总是自欺欺人。

回到家的他就卸下了所有拘束,在庭院里接过父亲的水枪:“还是我来吧。”

爸爸拍拍他的肩膀,没说什么。他给院子里的郁金香浇完水回头一看,爸爸还在那里。

“不进屋歇会儿?站着吹风对身体不好。”他有些担心爸爸的身体。

但爸爸摆摆手,说道:“不碍事的,我就想在这儿和Khunnie说说话。”爸爸指了指旁边的吊椅,示意他坐下。他满腹狐疑,却又还是坐下了。

庭院里长满了茅荑草,热带的泰国终年雨水充沛阳光猛烈,给花草的生长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

“Khunnie啊,当年我和你妈妈结婚结得很匆忙,生你的时候又赶上两个人工作最忙的时候。那时候我们还年轻,不懂得珍惜。万幸你们四个都很好,我和妈妈觉得很欣慰也很愧疚。

“Horvejkul过的这几十年,我和你妈妈觉得让你们自己去选择自己的人生比较重要,你去韩国当艺人,本来不是我们所预料的,但只要是你选择的路,我们相信一定有你的理由。我和妈妈觉得这条路没有出路也好,不适合你也好,我们没有阻拦也不会阻拦,因为你是我们的Khunnie,你做的决定我们一定会尊重到底。”

他忍不住伸手去抱了他的父亲,父亲的胸膛总是温暖的,像一个安全的深水港,让人安心。

爸爸接着说:“但是Khunnie,你真的想过‘珍惜’这个词吗?‘珍惜’,是在她路过时你可以紧紧握着她的手,离开了可以大大方方转身说再见。你现在这副既不是痛心疾首,也不是愿意重新开始的样子,让我讨厌,更让我心寒。Chan和我说了你文身的事,我们觉得很惊讶,但你不肯告诉我们原因更让我们担心。你还没有走出来,如果问问自己的心也找不到答案的话,那就去问问那个人。”

他在原地抱着脑袋不发一言,就连爸爸走了也不知道,这么坐到了晚上。

爸爸临走前,他记得爸爸拍着他的肩膀说:“流星可以等下一颗,但不是每一颗流星,都能像那颗那样那么正好地,那么深地,击中你。”

长时间的未进食,他腹中空空。步回大屋,家人们应该都吃过了吧,再去打扰应该不太好意思。于是他走向厨房,看见大妹在厨房忙着,似乎是在炖汤,一股浓郁的香味飘出来。

 

麻木的心被唤醒,他渴着嗓子问:“能帮我煮完拉面吗?”

大妹点头,支起一口小锅,让他先坐一会儿,又削了个梨给他。

“爸爸跟你说什么了?”大妹随手扎了个丸子头,额前一些小小的碎发垂下来。

“没……没什么。”他的舌头打了个结。

煮着面的大妹撇撇嘴,往小锅里打了个鸡蛋。

“最近有什么新鲜事?”这会轮到他先开口。

“没有呀,”大妹说起这个眼睛突然亮亮的,“还不是和以前一样,偶尔帮帮爸爸妈妈,在家给花浇水。你看,外面那些花可都是我亲手种的,我还跟网上的朋友学了烹饪——准确来说是我跟着网上的教程学烹饪,煮出来味道还不错哦。现在在炖牛尾汤,很补的,一会儿你尝尝,冬天喝这个最好了……”

他单手撑着头,定定地看着围着围裙忙碌的妹妹。

许久没收到哥哥回话,以为他睡着了,结果扭头看见他盯着自己的背影发呆,着实吓了一跳。

“你怎么不说话了?”

“你,你长大了。”

长大了,很像一个人。

终于最后一道关卡被打开,他的思念像上古时期泛滥天下湮没一切的洪水一样铺天盖地而来。

山有木兮木有枝,吾念君兮君不知。

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无人知晓,而纸短情长。

Victoria,我发觉,我很想你。

—END—



评论(1)
热度(1)

© 君西 | Powered by LOFTER